2019年7月14日 星期日
当前位置:首页>>卫健要闻

(州中心医院)“红包”送到家里之后……


“哎呀!马伯伯!”州中心医院骨伤科副主任骆渊城透过自家可视电话,一脸惊奇地转过来对妻子李珊说道,“媳妇儿,这是我的病人,到底开不开门?”

 “开门啊!哪有让别人站在外面不开门的道理?”看见骆渊城开个门还拿不定主意,李珊不由分说,按下了开启门禁的按钮。

 “骆主任,我这身体全靠你啊!”马伯伯一见骆渊城就忍不住说道,并从荷包里掏出一个红包塞进骆渊城手中。

 骆渊城担心的一幕还是来临,连忙摆手,又赶紧将红包还给马伯伯。

 “这次手术前给你‘红包’不要,我想是不是少了!你晓得我家条件不好,能节约的都尽量帮我节约。遇到你,真的是我上辈子积德!”马伯伯动情地说。  

  马伯伯今年66岁,因Ⅱ型糖尿病足合并感染、股动脉闭塞在恩施州中心医院骨伤科住院治疗。得知马伯伯的家庭情况,在考虑治疗效果和手术费用等多种情况下,骆渊城为其做了右足开放性截肢术。

  手术后,骆渊城担心马伯伯伤口感染,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为他换药。马伯伯看在眼里,感念在心:骆渊城加大了自己的工作量、承担了伤口感染的风险,来帮自己省钱!

 “骆主任,你真优秀!”马伯伯中肯地说。

 “马伯伯,我从鹤峰农村出来,父亲去世的早,也是困难家庭长大的。您不嫌弃,把我当自己儿子使唤就是!”

 “那好哦!”……

 今天,马伯伯找到家了。一看到他,骆渊城就知道“有事儿”。

 不知不觉,时钟指向9点。马伯伯起身出门,顺手将红包又扔在了餐桌边……

 “感谢您对我的鼓励,但红包坚决不要!”骆渊城非常干脆地说道。

 “马伯伯,您的心意我替他收下啦!”李珊扶着马伯伯出门笑道。

 “你搞什么?我说了不要!”骆渊城责怪李珊不懂事。

 “你把这钱充住院费,等出院结账的时候再将收据给他!”李珊悄声解释。

 “好主意,果然是得力的廉内助!”骆渊城会心一笑。

   第二天清晨,骆渊城走进骨伤科护理站:

 “贺护士长,这是马XX的住院费收据,暂时由我们保管!”就这样,在45床的病历资料里多了一张住院收据单,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直到病人出院。

 “45床,马XX,您的出院手续已办好,请直接到收费室结算。另外,这还有张您的住院缴费收据,请拿好!”护士长贺婧认真地告知。

 “咋回事?收据都在我手里啊!”马伯伯严肃起来,认真地翻查起自己包中的收据。

 “没错,这就是您之前交的一千四百元住院费。”骆渊城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解释说道。

 “你,你,我该说什么好?”马伯伯的眼眶泛起了红晕,双手微微颤抖起来:“你真细心,比我自己儿子还亲!”

 “骆教授可是我们公认的‘暖男’!”贺婧忍不住也开起玩笑。

 “哈哈哈……”一阵阵笑声在墙边张贴的《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》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爽朗。

 

责任编辑:州卫健委


澳洲幸运5计算方法